五个鲜为人知的毛泽东冷知识

作者:江仲渊

最近几天小编看了一部电影,叫做《活着》,是个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戏剧片,裏头在讲述一位名叫「福贵」的平民老百姓,如何撑过国共内战、人民公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事件(题外话:男主角是葛优,也就是让子弹飞的汤师爷,大喊「噁心」的那位)。《活着》出产于1994的上海,一上映后男主角就获得了坎城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又在明年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非英语电影。

可惜的是,由于这电影不符合「中国价值」,反映数十年来中国老百姓「好死不如赖活」的生活观,讽刺了大陆荒谬政治运动,是揭露中共黑暗面的罕见佳作,所以在拍摄完成在送审中就被中共当局查封禁演。而台湾那些电视台不知为何,竟闻风而起,跟着不购买他的播放权,致使《活着》这部好电影有志难伸,最终遭到政治埋没。唉,可惜!今天就来讲讲毛泽东鲜为人知的小知识,让读者知道这些被埋没的历史。

毛泽东吃饭时的小癖好

每当中午将至,热气薰天之时,毛泽东的家里总会传出一阵 「啪啪啪啪」有节奏的敲击声。各位读者可别想歪了,这是毛泽东开始享用午餐前的「序曲」。不知道是不是毛泽东有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的迹象,每次用餐时,双脚总是不停地在地板上拍打,敲出沉沉地抖脚声。

许多人受不了毛泽东的怪异行径,但毛泽东倒是怡然自得,爲将抖脚这一坏习惯给合理化,给它取了一个形象名字:「擂鼓」。后来有人为了迎合毛泽东的癖好,还特别订製了一个木桌子,下方安着一块符合人体工学的木板子,好让毛泽东在抖脚⋯⋯喔不,是「擂鼓」的时候能舒服点。(餐桌现今存放于菊香书屋纪念馆)

毛泽东的神奇消化道

毛泽东一生喜爱抽菸,视健康食品为邪魔歪道,每次吃饭总添了许多辣椒,但不知道为什幺还是活到夭寿高的八十三岁。据毛泽东回忆,他小时候吃辣椒也怕辣,只能一点一点的吃,但慢慢就习惯了,到后来,不但不怕辣,更怕不辣。他胃口不好时,经常吩咐厨师作炒辣椒来开胃。

毛泽东视辣子满头大汗为乐事,尤其是冬天辣得浑身热气,认为这才过瘾。这幺一说,毛泽东应该经常拉肚子才对,但就毛泽东医疗小组主要成员李志绥回忆,毛泽东的消化系统十分厉害,未曾拉过几次肚子。

赫鲁雪夫时期,毛泽东和苏联关係十分紧张,有位苏联使者(米高扬)来中国时想要和毛泽东拚酒量,好让毛泽东出丑,心机的毛泽东哪肯阿,一个是每天猛灌伏特加长大的斯拉夫人,一个是图书馆员长大的土包子,用膝盖想也知道孰能赢得胜利。苏联外交使者拿起一瓶烈酒就往肚子里灌,给了个眼神,示意一起拚酒,但毛不给面子,只夹起一旁的一条炒辣椒,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外交使者也有样学样,结果噁心地吐了出来,眼睛都流出泪了。

五个鲜为人知的毛泽东冷知识
米高扬
毛泽东和汪精卫的超棒友谊

读者可能会觉得这标题有点怪,「友谊个屁!汪精卫主张和平、反共、建国,哪可能和毛泽东好啊?」别急着下定论,汪精卫在国父孙中山死后担任国民政府第一任主席,当时他力主延续国父遗志,力挺容共及三大政策,还把许多中国共产党的知识份子容入国民政府内,给予重点职位。

像是毛泽东在1924年只是一位不得志的中共常务委员,在汪精卫担任主席后却平步青云,先是被邀请加入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后来又被汪精卫推荐成国民政府代理宣传部长(事前汪精卫兼任宣传部长,要将手里的饼乾交给别人不容易啊)。官位提升的这幺快,毛泽东自然对汪精卫充满热忱,奉汪为「恩师」。不过后来中共的野心壮大,国民党的无法维持上对下的两党关係,国共合作终告失败。

大家都知道,毛泽东不是一位念旧的人,刘少奇、杨开慧的死都能作证,但对于汪精卫,他却始终忘不了他的恩情。二战结束前汪精卫就已经病逝了,十分不公平的是,他的妻子陈璧君在广东沦陷区大降赋税,又取消了民众向日本兵脱帽行礼的规定,明明是个好人,却被重庆政府硬是判了许多罪名,以无期徒刑判决。

毛泽东打下中国后,许多亲信认为应该把陈璧君给杀掉,好提升民众的向心力,但毛泽东不但不杀,还意图释放她,曾对宋庆龄说道:「陈璧君是个很能干、也很厉害的女人,可惜她走错了路。⋯⋯我看就让她写个认罪声明,人民政府下个特赦令,将她释放。」

可惜的是,陈璧君的脾气太硬了,死都不认错,最终病逝在监狱内。毛泽东能够网开一面,主要还是念及汪精卫的大恩,正因为有汪精卫在联俄容共时期的提拔,他的未来才得以如此「辉煌」。

五个鲜为人知的毛泽东冷知识
汪精卫
毛泽东的反社会人格

有天毛泽东心血来潮,想要爬山运动,爬到山腰亭子时,毛泽东看见远处黑烟袅袅,一座茅草屋着了火,房子里的人急得跳脚,只来得及抱出几件行李,无能为力地看着火焰把家烧光。据一同爬山的友人回忆:

我想小编我大概不用解释了吧,毛泽东的精神状态确实耐人寻味。顺便一提,在汪精卫管理武汉国民政府时,大搞联共政策,许多从官的共产党员不满劳工遭受压榨,私自订立民生条约,让计程车(人拉的三轮车)的工钱上涨。譬如一公里原本只要200块台币,但硬是变成2000块,这不但没让计程车司机吃饱,还让原本微薄的薪资更加寒酸,因为没人敢搭计程车了。

茅台酒这幺贵,和毛泽东有关吗?

小编最近要去中国大陆游玩,超爽DER,有朋友託我要买几罐茅台酒,还给了我瓶身照片,防止我买错。第一次看到这酒瓶,我感到讶异至极:「靠,这是厕所清洁剂吧?」瓶身毫无曲线,色彩毫无美感,我这品酒外行人,实在不懂为啥这种酒可以卖到这幺高价位。但知道他的历史后,方才知晓它为何这幺有名。

不少人都知道,毛泽东并不擅饮酒,甚至害怕饮酒,但令人疑惑不解的是,毛泽东对茅台酒十分关心。这离不开一点:两万五千里长征。

长征时期,中共的一批队伍跑到了贵州休息,当时战局压力甚大,平均每天都有一次仗要打,上级为了防止官兵崩溃,允许士兵跑去买贵州的特产茅台酒来喝,意图藉着酒精的朦胧,来掩盖现实的无情。国民政府撤退来台后,毛泽东开始标榜贵州茅台酒的神奇功效,说涂在木头上可多日醇馥,涂在伤口上几天内就癒合,涂在嘴巴上几分钟就醉卧,简直把它给神化了。

五零年代末期的一次会议间隙,毛泽东主席把当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周林请到了自己的身边,好奇问道:

结果呢?贵州因粮食大多缴交製作茅台,爆发了严重饥荒。而茅台酒公司为求多而不求精,酿出了史上最烂的一批劣酒,无法卖得好价钱。

订阅作者粉丝页,观看更多历史文章:历史说书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