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重要大事回顾:九月政争事件总整理

2013重要大事回顾:九月政争事件总整理 Photo Credit : 中华民国总统府

九月政争,亦称马王政争,发生在2013年9月至今的政治斗争事件。在本次政治风暴当中,中华民国总统、行政院院长遭到同步传唤到案,同时异地侦讯作证,在中华民国政坛创下历史首例。立法院长、立委与检查长涉入「关说案」、特侦组检察总长及总统涉入的「洩密案」、特侦组涉入的「滥权监听案」,多项重大疑案都在九月政争当中浮现。

事件回顾

事件起于特侦组检查总长黄世铭大动作召开记者会,公布立法院长王金平为柯建铭立委之全民电通背信案,关说法务部长曾勇夫以及高检署检察长陈守煌。特侦组怀疑民进党党鞭柯建铭涉及陈荣和收贿案,向台北地方法院取得监听票,却意外录到柯就全民电通案,请王代为关说曾勇夫和陈守煌,希望要求高检署检察官林秀涛不要再上诉。黄世铭同时公布监听译文。

当日下午,马英九以国民党党主席身分,在副总统吴敦义和行政院院长江宜桦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表示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严厉谴责王金平的司法关说「如果这不是关说,那什幺才是关说」,并且表示「这是台湾民主法治最耻辱的一天」。

相关文章:王金平关说案 年度政治斗争戏码刚开演

这是我国宪政史上总统罕见公开严辞批评立法院长,国内随即爆发极大争议。

当事人柯建铭马上于记者会反击,说明调阅通联记录是侦查行为,侦办关说案应另起一案,否则是「违法监听」,他认为这是政治斗争下的「司法追杀」。民进党主席苏贞昌晚上召开记者会,表示特侦组滥权监听侵害人权,这才是「台湾人权最黑暗的一天」。

当事人陈守煌则火力全开,表示特侦组「以刑事调查之名,行行政查之实」紊乱体制,且公布违法监听的通联译文,已触犯《通讯监察法》,地检署应主动分案调查特侦组的刑责。曾勇夫则解释未再传话,为避免检查系统分裂,当日下台。事后经曾证实是被江揆逼退。

而舆论普遍认为马英九压案不发,直到王金平出国嫁女儿的时机,王不具备对等的发言机会,也没有自辩的机会,直接定调王金平关说,摆明是政治斗争;另一方面,府方强调的「成功的关说」,尚找不到完整的犯意连结就大刀出手,反应不成比例。

相关评论:为何多数台湾人觉得马英九做错了?

11日上午马英九先以党主席身分召开记者会,表示对于王金平昨夜返国在机场的发言感到失望,并下重话说王「已不适任立法院长」。一小时后,国民党考纪会迅速达成「撤销王金平党籍」的结论,送交中选会。中选会再发函致立法院,注销王的不分区立委身分。根据《选罢法》第73条,丧失党籍之全国不分区立委,丧失其立委资格。而立法院长王金平丧失立委资格,则丧失其首长身分。

相关文章:

马英九谈王金平不适任立法院院长全文 马批王不适任立法院长 王遭撤销党籍 一日变前院长?王金平接下来的机会在地院还是释宪? 王金平关说疑云:两种政治美学的冲撞

王金平当日也表声明,陈述并无关说,打电话给曾勇夫及陈守煌检察长,是根据立法院的通案决议「避免滥权上诉」,而提醒法务部及高检署不要有此行为。且特侦组对此案无调查权、无行政监督权,又公布译文,违反违反《宪法》保障之人民秘密通讯自由、《刑事诉讼法》之「侦查不公开原则」与《通讯保障及监察法》之规定,洩漏及交付违法监听所得资料。特侦组在未待王说明的情形下片面认定事实,等同未审先判,违反程序正义,实属滥权。

当日,王即向法院提起「确认国民党员资格存在」的民事诉讼,并于9月13日获法院裁准保留党籍的之假处分,暂时保有国会议长的资格。

相关文章:王金平递交考纪会陈述书全文 坚称无关说

「马王政争」事件让全国人民一同见证了台湾三权分立之权限冲突,也显露出检察机关滥用监听权的危机,整起事件可以整理为以下四大议题。

一、国会自律为宪政原则

台大法律系教授颜厥安指出,现行制度「以党纪决定国会议长去留」相当荒谬。国会议长的中立地位,是《宪法》所要求的,当然受《宪法》位阶的保障。《宪法》给出的答案非常简单清楚:国会议长的身分特殊,不能仅仅因为党纪处分(开除党籍或停止党权),就失去了议长地位,否则党纪就控制了国会。

这段期间也衍生出总统是否得以兼任党主席的争议。11 月初,国民党在第19届的全国党代表大会中,竟以鼓掌方式通过「总统兼任党主席」的党章修正表决。这种表决方式完全忽略反对和不表态者的意见。对此表决方式表达异议的党代表李柏融,则当场被请出场。党务高层对外宣称,马此举是为了强化「党政密合」。党内人士解读,这是马自保的免死金牌,断绝往后选举若失利的逼宫声浪。

相关文章:

总统「当然」兼任党主席 马英九拟修党章自保 什幺样的「民主」政党会鼓掌通过章程修改?二、特侦组滥权监督

接着我们来检视特侦组的职权及其滥权行为。《法院组织法》§63-1规定,最高法院检察署设特别侦查组,主要侦办总统、副总统、五院院长、部会首长或上将阶级军职人员之贪渎案件,以及全国性的妨害选举案件与重大经济犯罪等等,侦办标的均是重大的「刑事」犯罪。其行政监督权,限于该署之内。

然而此案中,黄世铭对立法院长提出「行政不法」的调查,超出该署的的行政监督权限。特侦组对于立法院并没有行政监督权,因此侦办实属滥权。

三、特侦组滥权监听

真理法律系吴景钦教授指出,侦查机关向法院于声请对A案为监听时,其目的乃在对B案的犯罪证据取得,在学理上称为「他案监听」。由于侦查者一开始即脱法取得证据,不管是A案,还是B案,皆不得採为证据。

监听时可能意外获得他案的犯罪事实,学理上称为「偶然监听」。依据美、德等国的司法实务,此时须以监听之证据能力与重罪範畴,来判断此情况所得监听内容的合法性,以防止侦查机关「一票通吃」的情事。吴教授表示,这次特侦组从他人通讯的内容中,得知立法院院长、法务部长与检察长有关说之情事,这种证据只能说是一种传闻,连提出于法庭的机会都没有,更遑论有任何证明力可言。

9月28日,民进党立委管碧玲取得特侦组监听票更发现,特侦组于5月16日至6月14日挂线监听立法院总机,被指称监听国会,情事严重,堪称「台湾版的水门案」。

这样的争议促成《通保法》推动修正案。今(2014)年1月通过修正,未来检方声请监听限「一人一罪一票」;检警要调取通联纪录,也需法官同意才能进行。但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对此结果仍不满意,发出新闻稿重轰「两大党和稀泥,全民又是最大的输家」,目前的修法看似进步但只是增加文书作业时间,甚至还可视为变相协助检警规避刑事诉讼法要求。

相关评论:

当「蓝侦组」变成了「马侦组」 监听案雾煞煞?执业律师用4个问题带你看懂特侦组监听疑云 《通保法》修正案三读通过 司改会:国民两党和稀泥四、监察总长洩密案

监委洪德旋与吴丰山经调查后认定,黄世铭违法将监察通讯所得资料与侦查机密提供给总统马英九与行政院长江宜桦,还指示特侦组检察官公布通讯监察译文与通联纪录,违反《宪法》,违失情节重大,因此提案弹劾。然而,两次弹劾均告失败。反方认为黄世铭按《宪法》第44条规定向总统报告,并无不可,否则是限缩总统职权;并引述中研院院士胡佛在中国时报发表的文章,内文提到总长向总统负责、检察一体包括总统在内等,此文对黄有利。

对于监察院两度以5:5、6:6的投票数弹劾失败,民进党立委讥「乾脆废掉监察院算了」。

另一方面,台北地检署对黄的起诉案仍然进行中。10月3日北检传唤总统马英九、行政院长江宜桦、总统府前副秘书长罗智强出庭作证,另以被告身分传唤黄世铭到庭。北检由黄交给马的专案报告中发现,其中详载后续还有侦查行动,显见刑事侦查还在进行,因此依触犯最重可处三年徒刑的《刑法》洩密罪、《通讯保障及监察法》将黄世铭起诉。

黄世铭解释,他只能信任承办检察官「已侦讯完毕」的说法,也确认全案属行政不法,才联繫总统府。对于洩密案,北检将于2月7日(黄世铭卸任前)辩论终结。

相关文章:二度弹劾黄世铭失败 朝野同批废除监察院

九月政争把关说、违宪、洩密、监听立法院等令人瞠目节舌的重大问题赤裸裸地摊在阳光下;总统、行政院长、检查总长等高官同时进出台北地检署,使台湾再添一笔另类「奇蹟」;民进党主席苏贞昌三管齐下发动倒阁、罢免与弹劾案,欲把民意支持仅剩9%的国民党赶下执政宝座,结果一案都没成。

相关评论:「选贤与能」只要凭印象跟感觉投票就好吗?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