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日月光喊价,谁让台湾最得利?

紫光、日月光喊价,谁让台湾最得利?

继力成之后,紫光集团总裁赵伟国再砸逾 687 亿元,出手收购硅品与南茂股权,震惊封测业界;但随后日月光又出重手,张虔生、林文伯、赵伟国,谁对硅品、对台湾产业最好?

被硅品引入紫光的这着棋惹怒,日月光在硅品宣布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就喊出和紫光同样的价格,以每股 55 元收购硅品百分之百的股权,豪掷约 1,300 亿元,也要让硅品成为日月光的全资子公司。

这场烽火连天的战争,愈演愈烈、也愈玩愈大,不过才 3 天,此刻的紫光沦为跑龙套的角色,反观聚光灯又重新照回日月光,以「爱国者」之姿,为防中资进入,而决定全资收购硅品。

两个月前,硅品才向法院提出日月光公开收购无效的诉讼,展开法律战。代表硅品的众达国际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黄日灿分析,日月光从开始宣布要公开收购时,就多次强调纯财务投资,不参与经营,但过程中却一再阻挠硅品和鸿海的策略联盟,干涉经营,反映出其真实动机是要取得经营权,「揭露不真实,在《民法》上就是违法无效,过去大家都心存侥倖,以为无法可稽。」

张虔生凭什幺?
收购百分之百股权  难度高

因此,日月光在可能连 25% 股权都不一定保得住的情况下,却宣布要百分之百收购硅品,难度不低。

接下来,1 月底硅品依然会如期召开股东临时会讨论紫光入股案,并不受日月光的收购所影响。而硅品方面认为,日月光寄出的这封信内容模糊,并不是明确的邀约,只是封投石问路的信函,因此暂不会召开董事会讨论。接下来就看日月光要是否再提出更有诚意、连同筹资等细节更完整的信件,才会进行到下一步。

新加坡籍的日月光董事长张虔生,真正的盘算是什幺?

日月光曾购併过福雷电、环电、美国测试厂 ISE 等,购併经验丰富,财务操作手法更是灵活,连当年因政府禁止封测赴中国投资,张虔生家族就曾和外资凯雷公开收购日月光股权,打算从台湾下市,换个身分避开政府监督。

1999 年,环隆电气因为在 1998 年金融风暴时质押股票,周转不灵遭断头,给了日月光大好机会,进场买进环电 20% 股权,一路默默布局,将环电股权收购至近 99% 后,于 2010 年将环电下市,改名环旭,2012 年在中国 A 股挂牌,股价到今年高峰比当年涨了 6 倍,张家资产大幅膨胀,但却在台湾裁员上千人。

在日月光召开的记者会上,日月光财务长董宏思就直言,一旦完成收购,硅品「下市是必须的」。届时,产品与产线和日月光高度重叠的硅品及其员工,命运又会如何?

这也是硅品所担心、也一直向外寻求有力的策略合作伙伴的主因。但选择嫁给紫光,也掀起硅品董事长林文伯是否反而引清兵入关的论战。

工研院知识经济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杜紫宸就强烈表态,反对硅品引入紫光只是为了阻挡日月光,而非为了要扩厂,呼吁经济部投审会否决此案。

「难道要等到 3 年后有实际扩厂需求再去找人吗?人家那时要不要你?」黄日灿回应,「硅品可以拿走 500 多亿元,钱放进口袋,今天不用,明年后年才用,难道会觉得钱很刺吗?连银行都是晴天借伞,借钱要看利率低时,卖股就要趁股价不错的时候。」

令人不解的是,10 月底赵伟国来台时,曾表达在投资力成之后,对台湾的兴趣,只剩下联发科。但紫光集团为何在 1 个月后,又大手笔斥资逾 680 亿元,同时投资国内封测大厂硅品和南茂?

林文伯急什幺?
主动找赵伟国  打脸郭董

为了制衡日月光,解除未来日月光介入经营、掣肘硅品未来发展的警报,据了解,在引进鸿海失败后,林文伯从台湾找到美国、日本,又转往中国,不断寻找愿意出资数百亿元的策略伙伴。光是中资,林文伯就找了不只紫光一家谈亲,最后决定嫁给最有意愿、出价也高的紫光。

在经过被日月光突袭的震撼、和鸿海合作破局的失意,从围棋八段的高手林文伯身上,又能见到一丝「二枚腰」的精神。

但讽刺的是,与林文伯私交甚笃、之前还担任过硅品白衣骑士的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前些日子,才狠批赵伟国是炒股之人,现在却摇身一变取代郭台铭,成为林文伯盟友。

之所以找上紫光,一名半导体业分析师认为,一来是赵伟国投资的事业跨足太多,以投资最久的全资收购企业展讯、锐迪科为例,赵伟国只参与公司战略,没有更换过经营团队、也没有能力参与营运。「而且台湾法令规定,他只能有一席董事,又不参与公司经营,台湾企业何乐而不为?」

赵伟国在短短 2 年内,先后收购了 IC 设计公司展讯、锐迪科,再投资 HP(惠普)旗下的华三、入股美国西部数据(WD),近来则投资力成,目标还放在规模更大的美商美光及英特尔,让他迅速成为半导体界的风向球。「钱对赵伟国不是问题,很多人愿意给他钱去操盘,关键是能不能找到好标的,」中国手机联盟理事长、半导体分析师王艳辉(老杳)针对这次紫光投资硅品、南茂时说,「不只台湾,可能全世界相关行业的企业,有资金需求,都会想找上赵伟国。」

对紫光集团而言,赵伟国一方面紧跟中国发展半导体政策,藉由入股,选择具稳健获利能力的半导体企业投资,也能一块块拼凑架构出半导体供应链。

一名中国半导体高阶主管透露,封测一直是中国政府戮力培植的半导体供应链,因此,国家积体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简称大基金)已投资中国封测厂江苏长电;赵伟国与大基金关係密切,所以大基金已投资的标的,赵伟国会很有默契地避开。因此,台湾规模更大的封测厂主动奉上,赵伟国当然乐得接受。

展迅、锐迪科都是硅品的客户,硅品的苏州厂有三分之一产能,都是供应给锐迪科,「有了这层关係,紫光集团更愿意入股硅品,」一名半导体高层指出。

在南茂方面,副总经理陈寿康认为,紫光有投资面板厂华星光电的母公司 TCL,所以也会对于南茂主力 LCD Drive 封测有需求。南茂与紫光还将在微机电系统(MEMS)、物联网相关元件及无线电射频元件等业务合作,有助紫光集团旗下 IC 设计公司展讯、锐迪科在智慧手机与物联网的发展。

赵伟国想什幺?
紫光不投资  别人也会投

而对硅品或南茂来说,有了中资的参与,未来较不会像现在台湾面板业遇到的窘境,有助于拓展中国市场。

其实不需有供应链的关係,紫光也很乐意投资送上门的硅品。紫光的成功模式,就是利用中国资本市场的力量、高本益的特性,大玩资本游戏。「紫光现在会做的投资都还是为了有利可图,而且紫光找到这样的商业模式,别人也看到了,所以如果紫光不投,别人也会投,所以他(紫光)必须投,」老杳分析。

外界现在对紫光有着中国国资色彩的疑虑,力成、硅品也早都想过,所以一开始打算打安全牌。以力成为例,力成董事长蔡笃恭原本主动找上赵伟国,提出希望拿苏州厂和紫光合作,待未来顺利藉紫光扩大在中国的规模后,能独立切割在中国上市,享受在中国高于台湾至少 5 倍本益比的好处。

但野心从未只放在中国的赵伟国,认为这样规模太小,要谈就直接谈同时能认列子公司获利的母公司,对本益比的加乘效果更好。据熟知内情的人透露,包括硅品本来也是提出同样的合作规画。

究竟中资或表面上是台资的日月光,谁对硅品或台湾产业的未来最有利?这场心机暗涌的宫斗戏,快要变成口味愈来愈重、甚至拖棚的乡土剧。

上一篇:
下一篇: